2020年5月30日

稳健货币政策定调“灵活适度”

稳健货币政策定调“灵活适度”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为2020年货币政策定下基调。会议指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货币信贷、社会融资规模增长同经济发展相适应,降低社会融资成本。

与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相关表述相比,货币政策稳健基调不变,但是更为强调“灵活适度”以及“降低社会融资成本”。接受记者采访的业内专家表示,2020年的货币政策将进一步强化逆周期调节,也会更突出灵活性,预调微调力度将有所加大。不少业内人士认为,2020年有继续下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和政策利率的空间和必要,但是货币政策不会大水漫灌,更多结构性政策将发力引导金融活水“滴灌”实体。

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稳健货币政策的表述是“松紧适度”,2019年变化为“灵活适度”。对此,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表述的变化意在突出货币政策的灵活性,说明2020年我国可能面临更加复杂多变的形势,货币政策总量保持稳定,但会根据经济形势进行调节。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2020年,央行将坚持“以我为主”,综合运用各种货币政策工具,采取不同价格、数量、期限的组合,以价格型为主,实施灵活适度调节。“灵活”,意味着根据经济增长、物价趋势等内外部因素变化,来进行更为灵活、有力的调节;“适度”,则意味着虽然调节会更多、频率更高,但幅度不会太大,不会滑向量化宽松,稳健仍然是货币政策的基调。

今年以来,央行两次实施全面降准,合计1.5个百分点,并分三次对部分中小银行实施定向降准。LPR形成机制改革完善之后,在11月5日,央行开展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中标利率下降5个基点至3.25%,11月18日,央行重启7天期逆回购操作,中标利率下降5个基点至2.5%。展望2020年的具体货币政策操作,业内人士认为,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和政策利率仍有调降的空间和必要,以带动LPR和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下降。

京东数科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表示,短期内央行渐进式、小幅度的下调MLF、OMO(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仍然可以期待,要“抓紧研究出台存量贷款利率基准转换方案”,以疏通传导机制、引导实际融资成本下行。同时,数量型工具也将适时运用,配合价格型工具保证货币政策效果。

汇丰银行亚洲经济联席主管、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屈宏斌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政策性利率方面,为了引导LPR下降,中国人民银行可能需要进一步降低银行的资金成本。汇丰预计,2020年1年期MLF将下降20个基点,至年底降至3.05%。存款准备金率方面,汇丰预计,2020年将全面降准100个基点,定向降准也会继续实施。

不过,业内人士也表示,货币政策在发力逆周期调节的同时,也会保持一定定力,不会大水漫灌。

“现在我们面临经济增长和物价稳定、币值稳定和金融稳定等多重任务,不能采用大水漫灌式的调控政策已成各界共识。与此同时,目标导向决定我们需要在多重目标中寻找多元平衡,因此,逆周期调节更加强调的是方式方法的创新,而非简单的数量扩大。”温彬表示。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最近在《求是》杂志发表题为《坚守币值稳定目标 实施稳健货币政策》的署名文章指出,中国经济增速仍处于合理区间,通货膨胀整体上也保持在较温和水平,加之我们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制度优势,应尽量长时间保持正常的货币政策。即使世界主要经济体的货币政策向零利率方向趋近,我们也应坚持稳中求进、精准发力,不搞竞争性的零利率或量化宽松政策,始终坚守好货币政策维护币值稳定和保护最广大人民群众福祉的初心使命。

业内人士还表示,为了更好实现“宽货币”向“宽信用”的传导,监管层也将继续定向引导金融活水“滴灌”至实体的几个重点领域。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增加制造业中长期融资,更好缓解民营和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屈宏斌表示,今年前10个月,在社会融资总额增速较2018年全年有所下降的背景下,银行贷款增速则有所上升,反映出政策制定者在过去几个季度里努力降低“影子银行”杠杆;同时,银行对小微企业的贷款增速较2018年全年有所回升。汇丰预计,2020年整体信贷增长将保持稳定。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表示,在结构性货币政策方面,本次会议提出“增加制造业中长期融资”,这预示8月开始的非金融企业中长期贷款多增势头在2020年将会持续,银行对以民营企业为主的制造业信贷支持力度还会加大。他还表示,除了定向降准、再贷款再贴现政策外,不排除央行出台新的创新型政策工具的可能。继信贷和债券融资支持工具之后,2020年在民营和中小微企业股权融资支持工具方面,监管层也有可能推出有针对性的具体措施。(张莫 陈雨涵)

责编:张靖雯